丁酉

已识乾坤大,犹怜草木青

向可怜可笑势力低头

老柯和笑笑的互动,已经可以脑补出一辆停车场了……累计达成成就:私奔*N;全世界面前告白*1,拥抱*1,对局挂头像*1,乌镇形影不离*1,逛月老庙*1,逛迪士尼*1,相约爆衣*2……
数不下去了,感觉已经结婚了【冷漠.jpg

不会写的脑洞

一个一直很想写但是没空细思的梗。想想大概不会写了所以简述一下——嗯,我就是这么懒。

严格意义称不上CP向

话说有件事我一直没有明白,为什么当时是世界第一的小朴会接受名不见经传的小潜伏发来的挑战。两人在这件事上的口径也很有意思,柯洁说朴廷桓来者不拒;小朴说我只和认识的棋手下棋。

这俩显然是矛盾的,所以唯一的解释是:小朴,穿了。

在认识柯洁之后,小朴在某天穿回了柯洁没名没姓只能天天在网上疯狂瞎起的时间,登录弈城,看到了一个职业账号向他发来到邀请,虽然战绩一般般,但是朴廷桓认出来,这是柯洁成名前用过的账号。

弈城的界面十年不变,朴廷桓一时没反应过来穿了,沉思着这是不是柯洁怀旧了一把,默默接受邀请。几个回合一过,对面的青涩就让小朴懵逼了:柯洁这是把账号给妹妹用了吗。连砍对面三盘后,对面还发来一句谢谢指点,小朴更加肯定了对面不是柯洁。

再一转身,小朴已经回到了原来的时间线。两边的小朴都浑然未觉,年轻的小朴在再一次接到小柯洁邀战时迷茫了一下这是谁,但是抱着“既然以前打过那应该是认识的人”的想法,点了一次又一次的接受。

现实线中的朴廷桓则更对这件事没啥印象了。

只有柯洁偶尔会想起这个开头,心里泛起一点疑惑的涟漪:当时,朴廷桓到底为什么,接受我的挑战呢?

大概从萌上柯九段开始,有句话就反复在我脑海中回荡:他很爱围棋,但围棋并不一定能回报他。

多么残酷

拖延症拖得我自己都受不了了,许愿在春兰杯之前完成一篇柯芈……毕竟这个CP,实在太冷了QAQ

伤害一下大家…

这次lo更新,功能上我没什么意见。就连logo,一开始我也觉得还行。
但是!
人生就怕但是二字!
自从看到一条吐槽说新 logo像抽水马桶【🚽
………
……………………
干!
再也无法直视了。
总感觉我手机上安了个卫浴公司的appˊ_>ˋ

想想还是讲出来,坚定自己的信念

抄袭一生黑抄袭一生黑抄袭一生黑。

万万没想到,首页竟然出现了郭敬明粉。

果取关。

其他人被说抄袭我还要看一眼锤子再下判断。幸好是郭敬明粉,这位抄袭得板上钉钉,省我不少事。

我也不管郭敬明以后有什么成就,挣多少钱,搞多大事儿。世上还有一本《梦里花落知多少》,抄袭这件事就永远翻不过篇,我就永远是郭敬明黑。

以后会保持这个标准:抄袭是大错,不轻易下判断,然而一旦确定抄袭,黑到底,黑到死。

【网近】又一个段子

小雷酒馆,公子精英团包间,佑哥捧着本子四平八稳地念着:“近两个星期来,千里和公子每天去七十级练级区四个小时。两人每天练级获得的经验是XXX。据我分析,越二十级打怪每一只可获经验XXX,千里打怪的速度是XX。如果他俩一直打怪没有休息那么他们每天理应获得的经验是XXXX。所以他俩在一起的百分之八十的时间都不在打怪…”

战无伤和御天神鸣一左一右地站到佑哥身边:“你他妈讲人话!”

佑哥深吸一口气,庄严地宣布道:“千里和公子在一起了。”

“切——”御天神鸣和战无伤一起不屑,“这还要你说!瞎子都看得出来!”

佑哥根本没听见他俩的鄙视,坚持自己的思路:“问题是,他们要约会为什么不去云端湖畔非要去练级区?”

剑鬼含含糊糊道:“太吵。”

佑哥和战无伤一时无语。

御天神鸣浑然不觉周围气氛有变,大声嚷嚷:“吵?哪儿吵?那里超安静的…战无伤你放开我!”御天神鸣被战无伤捂住嘴拖了出去。

“下次这种会议御天未成年别让他来了吧。”佑哥目送两人远去,转头向剑鬼提议道。


我发现自己患有写段子主人公不出场的绝症ಥ_ಥ

【网近】一个段子

顾飞受邀参加重生紫晶第X次八卦研讨会。
今次的议题很尖锐:剑鬼和韩家公子,你选谁做男朋友?
这太难了,姑娘们看到题目就开始皱眉,个别选择困难症已经要弃权。
顾飞忽然开口:“我建议还是选前者吧。”
“果然还是因为不能看脸吗…”
“我就是外貌协会的,剑鬼老大虽然人很好但是…”
姑娘们议论纷纷,最后一起看向顾飞:“理由!”
“这个,毕竟挖人墙角不好啊。”顾飞微笑。

哈哈哈哈这句深得我心,人有迷信还不是就想听点爱听的。

转载自:이슬안나

这…这一定不是真的!

往iPad上装了个lofter客户端,操作中莫名其妙点了N个推荐。
然后换到手机客户端才发现😂😂😂😂
污染了诸位的首页真是非常抱歉【捂脸跑开